铜价中长期仍有上涨空间

来源:和讯期货

114

2019-04-04 10:09:47

全球精炼铜产量增长放缓叠加国内废铜进口政策持续收紧

近年来,我国铜消费量已接近全球消费量的50%,但我国的铜资源只占全球的4%左右,作为铜的消费大国,我国铜资源严重不足。因此,利用废铜生产再生铜,是我国铜工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,铜矿冶炼企业废铜需求日益增加。从原料角度看,当前随着国内废铜报废量逐渐增加,且精废铜差价维持在成本以上,大型铜冶炼企业对废铜的使用量也日益增加。目前,一些大型冶炼企业废铜(含再生的粗铜和阳极铜)占原料的比例约为40%,未来这一比例可能还会上升。从来源上看,进口废铜占我国废铜供应约一半。

  进口固体废物类海关编码共分为十类,分别对应不同的固废种类,包括废纸、废塑料、废五金等,其中“六类”和“七类”中含有铜金属废料,因此我们通常将进口废铜分为“废六类”和“废七类”两种。

  “废六类”为贱金属及其制品的废碎料,主要包括高品位的1#光亮线、2#铜、紫杂铜、黄杂铜等,形态为废铜碎料,平均含铜量可达78%,多用于冶炼原料或下游铜制品原料,目前为非限制类进口废料。最新政策规定,自2019年7月1日起将转为限制类进口废物。与此同时,国家也有考虑将“废六类”中部分品类拎出视作资源类。

  “废七类”主要包括品位较低的废旧线缆、废电机、废变压器和废五金等,形态为含铜物料,必须经过拆解和分拣等再度加工处理才能被冶炼厂或铜加工厂使用。其金属含量更低,约在22%,拆解过程中产生的污染更大,从2019年1月1日起,已正式禁止进口。

  二者最大的差别在于是否需要拆解。“六类”废铜不用拆解就可以直接投炉使用,“七类”废铜则需要经过拆解才可以使用。破碎边角料、不带皮的电线、从电机或变压器上拆下来的漆包线等都属于“六类”,而未经拆解的电机、变压器等含铜制品归为“七类”。“六类”和“七类”的划分主要和形态有关,和废铜品位并没有直接关系。

  2019年7月1日起,“六类”废铜将由非限制类进口固废转为限制类进口固废,仅拥有进口批文的加工利废企业和再生园区内的企业才可以进口。据了解,目前已有企业进行申报,但未有企业得到批复。按照“禁止洋垃圾入境”实施方案提出的目标,“2019年年底前,逐步停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”。至2020年,“废六类”或也面临全面被禁止,在固废全面禁止进口的同时,部分“废六类”或将单独拎出来作为资源类进口,具体分类标准还在讨论中。

表为“废六类“铜与”废七类“铜的区别
表为“废六类“铜与”废七类“铜的区别

  废铜供应大幅收紧

  据环保部数据,2018年累计发放废铜进口批文26批,总批量为99.97万吨,累计同比减少66.7%;2017年共发放批文11批,总批量为300.58万吨。2018年“废七类”为限制类进口,进口量约为95万吨,较2017年减少约65%,折金属量约22万吨。由于2019年7月1日开始,“废六类”也将转为限制类进口,如果按同等减幅,我们估算进口“废六类”将减少约50万吨,折金属量约40万吨。预计2019年废铜进口将减少50万—60万金属吨,高于市场预期。

  2019年1—2月,中国进口废铜23.1万吨,同比下滑29.9%,折金属量18万吨,较去年同期减少约0.6万吨金属量,并未出现抢进口的局面。海关数据显示,2018年全国共进口废铜241万吨,同比下降32.2%,我们估算平均含铜品位57.6%,折金属量139万吨,同比减少金属量仅约4万吨,低于市场预期。而去年精废铜价差低于1000元/吨超过在大半年,精铜对废铜的替代作用使国内废铜库存积压。我们认为,在2月以来价差合理的情况下,废铜仍在去库存。若二季度价差仍运行在合理区间,废铜库存去化加剧,下半年在“废六类”限制进口的背景下,废铜供应缺口将更加明显。

图为精铜与废铜价差(单位:元/吨)
图为精铜与废铜价差(单位:元/吨)

  此外,据我们对废铜进口大省的调研显示,“六类”废铜的进口批文将需要“深加工”资质,而由于环保政策趋严,小企业拿到“深加工”资质几乎不可能;同时该地区普遍倾向于使用进口废铜,认为进口废铜品质好于国产,预计国产废铜在该地区的替代会打折扣。

  国产废铜方面,目前国内环保趋严,国产废铜供给也在缩减,数据显示,2018年国内废铜回收约155万吨,同比减少约16万吨。

  全球铜矿产量增速下滑

  全球市场来看,2012年之后,铜价持续下行导致矿企资本开支的下降,矿山用于新建扩建产能的资本开支从每年300亿美元下降到100亿美元,而铜矿资本支出领先铜矿产出5—7年,因此矿山产出仍在低位。

  据Wood Mackenzie数据,在不考虑干扰的情况下,2019年全球产量计划和去年实际相比,部分矿山会增量,如Cobre Panama、Chuquicamata等,但是考虑到一些矿山产量的降低,比如Grasberg,这部分增长就会被抵消。预计2019年全球铜矿新增产量57万吨,减产32万吨,净增25万吨,不确定减量20万吨(嘉能可刚果矿);预计2019铜矿产量增速1.5%,小于2018年2.5%增速。同时,近5年矿山平均干扰率大致在5%。由于2017—2018年上半年铜价相对高位,矿山生产动力十足,干扰率大幅下滑不及预期,而2018年年中以来,铜价一路下滑,导致2019年铜矿的干扰率上升,前两个月已经看到约1%的干扰。

  2019年国内冶炼产能继续扩张,冶炼产能充裕,加剧了对原料的争夺,数据显示,二季度国内铜精矿加工费地板价仅73美元/吨,较一季度大幅下滑19美元/吨。矿山增速下滑或抑制冶炼产能释放。同时,国外大型冶炼厂也面临停产,如Codelco旗下的Chuquicamata冶炼厂以及Vedanta旗下Sterlite冶炼厂等。

图为铜精矿现货加工费变化(单位:美元/吨)
图为铜精矿现货加工费变化(单位:美元/吨)

  库存低位且需求端有支撑

  2018年超半年不合理的精废铜价差加速了精铜去库存的速度,截至3月末,全球交易所铜库存仅47.3万吨,较去年同期减少约45万吨,为近5年同期低位。随着废铜库存的去化及废铜进口受限,废铜价格坚挺将缩小价差,精铜或进入被动去库存阶段。

图为全球交易所铜库存(单位:万吨)
图为全球交易所铜库存(单位:万吨)

  从国内来看,2019年3月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50.5%,环比上升1.3个百分点,重回临界点以上。从企业规模看,大型企业PMI为51.1%,低于上月0.4个百分点,高于临界点;中、小型企业PMI为49.9%和49.3%,分别比上月上升3.0和4.0个百分点,显示国家对中小企业等下游制造业的支持开始显现。从分类指数看,在构成制造业PMI的5个分类指数中,生产指数、新订单指数和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高于临界点。

  铜下游50%左右用于电力,其次是空调,占比大概在17%左右。2018年电网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5373亿元,同比增长0.9%,增幅持续回升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指出:紧扣国家发展战略,加快实施一批重点项目。完成铁路投资8000亿元、公路水运投资1.8万亿元,再开工一批重大水利工程,加快川藏铁路规划建设,加大城际交通、物流、市政、灾害防治、民用和通用航空等基础设施投资力度,加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。以基建稳增长的目标和决心已经比较清晰。另外,对空调而言,二季度是空调的生产旺季,铜价中长线上涨可期。


欢迎投稿!

交易帮欢迎专业人士、民间高手、媒体从业者、行业研究员等各界人士成为撰稿人。请将您的稿件发送到邮箱:

jiaoyibang@jiaoyibang.com.cn

投稿要求:

1、欢迎与期货行业及金融相关领域里的热点话题、公司有关的稿件;

2、注重干货性、实操性、知识性、阅读性;

3、请注明文章的原创、转载(请注明原创出处)、翻译(请提供原文出处)属性;

4、不排斥一稿多投,但更欢迎独家首发稿件;

5、欢迎在备注里留下邮箱、QQ、微博或电话等联系方式,便于交易帮能在第一时间联系到您,和您沟通稿件情况;

6、软文枪文,尽情绕道。盗稿行为零容忍,一经发现立即封号。